祭奠权的主体范围与权利顺位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02 浏览次数:380
?实践中,许多祭奠权纠纷案件的争议焦点都在于一方当事人是否享有祭奠权和均享有祭奠权的当事人之间在权利行使上有无顺位,以及如果存在顺位,这种顺位应该如何确定。因此,有必要从理论上对祭奠权的主体范围和权利行使的顺位进行探讨。? ? ? ? ? ? ? ? ? ? ? ? ? ? ? ? ? ? ? ? ? ?
祭奠权的主体范围与权利顺位
? ? (一)祭奠权权利主体范围的划定
? ? 实践中对祭奠权主体范围存在多种不同的看法。有主张凡是与死者存在亲属关系的人都享有祭奠权的②,有主张只有死者的近亲属才享有祭奠权的③,也有主张只有死者近亲属中的卑亲属才享有祭奠权的④,还有法院承认特定案件中与死者生前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人⑤和死者的直系非近亲属享有祭奠权的。⑥
? ? 笔者认为,祭奠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只表明与死者具有特定身份关系的自然人才能成为祭奠权的主体。但这一特定的身份关系到底指何种关系,以及这种关系的范围有多大则需要结合祭奠权的本质去理解。
? ? 祭奠权属于人格权,因而属于绝对权,对绝对权的保护直接涉及法益保护和个体行为自由之间的平衡。所以,其范围的划定需要遵循可预见性的原则,既要使那些为人类所珍视的利益得到保护,又不会对个体行为自由构成过度限制。所谓可预见性原则,即根据社会常识和公众的一般法感情,让特定人享有祭奠权是能够预见的。根据这一标准,死者的近亲属当然地享有祭奠权。这是因为,近亲属关系是基于(拟制)血缘和婚姻关系所产生的,是自然人最为重要的身份关系,法律也对近亲属的范围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赋予死者近亲属祭奠权既能够避免个体行为受到不当限制,也能够对祭奠权提供保护。因此,笔者首先不同意将祭奠权的主体限定在死者近亲属中卑亲属范围之内的做法,因为它排除了近亲属中尊亲属和同辈亲属作为祭奠权主体的资格。现实中,因为子女等卑亲属或兄弟姐妹等同辈亲属去世所产生的悲励之情较之于尊亲属的,因此将死者的尊亲属和同辈亲属排除在祭奠权主体之外的做法明显不当。其次,笔者也不同意将死者的所有亲属都作为祭奠权主体的观点。诚然,死者近亲属以外的其他亲属也会因亲人的死亡感到悲伤,特定个案中这种悲痛程度甚至超过死者的近亲属,然而作为一种受法律保护的权益,这种不能为一般人所预见的一般亲属的情感利益则不宜纳人祭奠权的范围,否则将会导致祭奠权主体缺乏可预见性进而构成对社会公众行为自由的过度限制。
? ? 当然,考虑到司法实践中的一些特殊案件,笔者认为应当承认近亲属之外的下列人员享有祭奠权。
? ? 其一,与死者生前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人。这些人长期与死者共同生活,要么由死者生前抚养,要么在死者生前对其进行赡养,其与死者构成了事实收养关系。由于《收养法》并不承认事实收养关系,所以他们不属于死者近亲属。但将他们作为祭奠权的主体,不仅符合祭奠权的本质,也不会对个体行为自由造成额外的负担。实践中也有法院在判决中认可与死者无血缘上的近亲属关系,但与死者生前形成事实收养关系者,在一方去世后,另一方享有祭奠权。①
? ? 其二,死者的直系非近亲属。直系亲属之间具有直接的血缘关系,此种关系向来为我国民众所重视,它对于个人的自我认知和社会评价极为重要。随着人均寿命的不断提高,四世、五世同堂的现象已经较为普遍,但现行法仅将直系亲属之间的近亲属关系限定在三代以内,而不承认三代以外的直系亲属之间构成近亲属关系。他们虽不属于死者的近亲属,但理应在死者去世后享有祭奠权。
? ? 其三,死者子女的配偶和死者配偶的父母。在我国,基于婚姻关系产生的公婆与儿媳、岳父母与女婿之间的姻亲关系一般被等同于父母子女关系,其亲近程度甚至超过同胞兄弟姐妹。特别是在独生子女家庭,女婿与岳父母和儿媳与公婆之间的关系更为近亲。在以家庭养老为主的当下中国,公婆与儿媳,岳父母与女婿彼此虽不具有近亲属关系,但由于老人无子或无女,女婿和儿媳经常扮演着儿子和女儿的角色。因此在祭奠权主体范围的问题上,赋予死者子女的配偶或者死者配偶的父母以祭奠权实属当然。
? ? (二)祭奠权行使中的顺位问题
? ? 祭奠权行使的顺位问题是司法裁判中经常面临的难题,它是指当数个祭奠权主体在权利行使上发生冲突时,法院需要确定冲突各方的权利行使有无顺序,以及如果存在顺序这种顺序应该如何确定的问题。对此,司法实践中和理论界主要存在以下三种观点。
? ? 第一种观点主张所有祭奠权主体平等地享有祭奠权。这一观点认为死者的近亲属共同且平等地享有祭奠权,权利人之间应该彼此尊重他方的权利,不得干涉、阻挠他方行使祭奠权。如有判决指出:“祭奠权为所有具有亲属关系的成员共同拥有,具有亲属关系的成员之间应该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不得随意侵害他人行使祭奠权。”②另有判决认为:“所谓祭奠权,就是每一个近亲属,对已故近亲属(主要是尊亲属)都有祭奠的权利,近亲属应该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相互通知,相互协助,不得阻挠。”③
? ? 第二种观点主张参照法定继承的顺位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这一观点认为享有祭奠权的近亲属之间因为与死者存在血缘和亲属关系上的远近亲疏关系,在祭奠权的行使上也不可能平等,而应该参照《继承法》关于法定继承的顺位确定其行使的顺位。如有判决认为:“骨灰的安葬应当首先遵从死者的遗愿,如死者生前对安葬问题无遗愿的,可以参照继承法中继承人的顺位,配偶、父母、子女均有安葬的权利和义务。同一顺位的继承人无法达成合意时,应由与死者安葬遗愿最具关联性的人员负责料理相关事务。”①有研究者也认为:祭奠权的行使应该参照《继承法》有关继承顺序的规定:配偶、父母、子女为第一顺位,祖父母、同胞兄弟姐妹、(外)祖父母、(外)孙子女为第二顺位,只有不存在第一顺位或第一顺位放弃时,第二顺位的人才可以行使权利,同一顺位的权利人权利平等。
? ? 第三种观点主张根据权利人与死者的血缘和关系的亲近程度构建祭奠权行使的顺位。如在一起骨灰安葬的祭奠权纠纷案件中,法院判决认为:“因婚姻关系而形成的夫妻关系是最初和最基本的家庭关系,是家庭存在的基础,死者骨灰对配偶的精神利益影响最大,应当列为第一顺序权利人。父母子女具有最近的直系血缘关系,可将死者子女、父母列为第二顺序权利人,其他亲属再次之。”③也有学者认为:“近亲属的祭奠权优先于其他亲属的祭奠权,来往密切的亲属的祭奠权优先于较疏远的亲属的祭奠权,在近亲属中,祭奠权效力的先后次序是:配偶、子女、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弟姐妹,当祭奠权发生争议的时候,应该以祭奠权的优先等级确定。
? ? 1.根据祭奠权内容对身份性的要求确定权利行使顺位的有无
? ? 笔者认为祭奠权是包含多种权能的权利束,不同权能的行使对于顺位的要求不同,祭奠权行使是否需要有顺位上的区分不能一概而论,而应该根据祭奠权的具体内容进行区分。祭奠权可以根据所行使的权利的内容对身份性要求的差异分为两类:一类是对身份关系要求较高的,以死者骨灰的保管、安葬、墓穴的选择、搬迁、碑文的刻字等有关事项为内容的祭奠权;另一类是对,以获得死者死亡信息的通知、参加死者葬礼、向死者遗体进行告别、到死者墓穴进行扫墓等事项为内容的祭奠权。两类祭奠权中,前者对权利人的人格尊严和社会评价会产生持续的影响,而后者只产生短暂的影响。因此笔者认为,对于前一类权利的行使,只能由部分祭奠权主体按照一定的顺位行使。而对于后一类权利,所有的祭奠权主体均可平等且不分顺位地行使。
? ? 2.构建以亲等为标准的顺位关系
? ? 那么,对于行使上有顺位要求的祭奠权,其顺位应该如何构建呢?祭奠权从产生上看属于一项习惯性的权利,其行使应该首先遵循传统习惯。我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各地丧葬文化差异巨大,对于祭奠权行使的顺位应该首先遵照当地或宗族的风俗习惯。但在没有相关习惯调整之时,也不能类推适用法定继承的顺位。这是因为祭奠权与继承权分属不同的领域,前者属于人身权的范畴,后者属于财产权的范畴,继承顺位属于财产权的行使规则,而且祭奠权的主体范围要大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因此祭奠权的顺位也无法直接参照法定继承的顺位进行确定。此外,根据权利人与死者的亲近关系确定权利行使的顺位的观点也不具有可操作性。实践中这种亲近关系仍然是在近亲属的范围之内根据感情亲密程度这一极具主观性的标准所进行的判断,这就使得祭奠权行使的顺位会因个案的特殊性而千差万别,且无法为近亲属以外的祭奠权主体的权利顺位提供依据。
? ? 笔者认为,对于有顺位要求的祭奠权的行使,其顺位应该以亲等为依据进行建构。我国现行民事立法虽未对亲等予以规定,但现实生活中亲等在丧葬、祭祀、族谱修订等问题上仍然被广泛适用于亲属之间远近亲疏关系的判定上。将亲等作为祭奠权行使顺位的确定标准较之于参照法定继承的顺位或根据个案中权利人与死者的亲密关系确定顺位的做法具有明显的优势。
? ? 首先,根据亲等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能够为近亲属之外的主体的权利顺位找到依据。实践中无论是参照法定继承的顺位,还是根据权利人与死者亲密关系所确立的顺位,都无法为近亲属之外的祭奠权主体的权利顺位提供依据。如姻亲关系中的公婆与儿媳、岳父母与女婿,事实收养关系中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以及直系非近亲属等,都无法根据法定继承的顺位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根据其与死者的亲密关系所确定的顺位又极具主观性。而以亲等为标准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则可以很好地解决上述难题。以罗马法关于亲等的计算为例①,在儿媳与公婆、女婿与岳父母的姻亲关系的亲等计算中,其计算标准是血亲的配偶从其血亲的亲等,此时儿媳与公婆、女婿与岳父母的亲等同子女与父母的亲等。又如事实收养关系中的亲等同收养关系中的亲等,而收养关系中的亲等准用血缘关系中的亲等计算。再如直系非近亲属的亲等计算可直接适用直系血亲的亲等计算。如此,则所有主体在祭奠权行使上的顺位均得以依据亲等构建起来。
? ? 其次,根据亲等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符合了中国的传统习俗和祭奠权的本质。中国古代使用“五服”确定亲疏远近的做法即属于中国式的亲等计算方式,1950年《婚姻法》中有关五代以内旁系血亲禁止结婚,现行《婚姻法》中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禁止结婚的规定②,都体现了亲等在关涉亲属伦理关系中的适用,民间在丧葬活动中也广泛适用亲等关系,因此根据亲等确定祭奠权行使的顺位符合中国传统习惯。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 货真价实

    价格、库存真实有效,杜绝虚假交易

  • 买卖无忧

    会员认证、诚信、积分,三大体系保驾护航

  • 优质服务

    专业人员全程一对一服务,贴心呵护

  • 货真价实

    价格、库存真实有效,杜绝虚假交易

  • 买卖无忧

    会员认证、诚信、积分,三大体系保驾护航

  • 优质服务

    专业人员全程一对一服务,贴心呵护

青ICP备18000397号

?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