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的土葬与火葬之争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10 浏览次数:112
?读过马可波罗行纪的盆友,应当有个印像:那位游览我国的意大利生意人不断提及,他在我国的很多大城市都见到了火化的风俗习惯,如四川省、甘肃、河北省、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地区。这不是马可·波罗的向壁架空,确实是中国宋元时代很多地方的葬礼风气。 顾炎武日知录的记述也证实了“火葬的习俗盛行于江南,从宋朝开始。”
?
  某些盆友将会会觉得火化是当代社会发展“移风易俗”的物质,其实不是。两宋时期,在明汴梁、杭州临安、河东路、两浙路等地,都风靡火化。宋人说,“河东人众而狭,民家有丧礼,虽亲人,悉燔爇,取骨烬寄僧舍中。以致积久弃捐”两浙路也是:“吴越之俗,必积淀然后办。置于贫下app,送终之具,唯务简办,要以几乎率以遗体火化为便,相习成风。”
?
  不独贫穷人家“以火化为便”,江浙一带的富贵人家也多选择火葬,“浙右水乡风俗,人死,虽富有力者,不办墓尔之土以安居,亦致焚如僧”。马可波罗游历杭州时便见过当地人的火葬仪式:“富贵人死,一切亲属男女,皆衣粗服,随遗体赴焚尸之所。行时作乐,高声祷告偶像。及至,掷不少纸绘之仆婢、马驼、金银、布帛于火焚之焚尸既毕,复作乐,诸人皆唱言,死者灵魂将受偶像接待,重生彼世。”
?
  由于火葬之风盛行,宋代一些城市还出现了火葬场,时人称之为“化人场”。南宋临安城少说也有数十处火葬场,其中16处因为“建置年岁深远”,到宋宁宗嘉定年间,差不多都荒废了,宁宗又“诏令临安府将见存化人场依旧外,其已拆一十六处,除金轮、焚天寺不得化人外,余一十四处并许复令置场焚化”,重修了14处火葬场。临安还出现了类似现代“殡仪馆”的服务机构,设有专门的房舍供人存放骨灰罐。
?
  宋代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蔚然成风的火葬现象呢?一个原因跟佛教的普及有关。火葬乃是佛家之俗,随着佛教影响力的扩大,火葬之风也扩散开来。宋人洪迈说,“民俗火葬,自释氏火化之说起,于是死而焚尸者,所在皆然。”今天的研究者也发现,“根据以往有关的史籍、资料及调查,在研究佛教与火葬关系时,出现这样一种现象:宋代凡是火葬盛行的地区,佛教都非常发达。在都城汴京、河北、两浙、福建、四川等地是宋代火葬盛行的地区,同时也是佛教最为发达的区域。”
?
  还有一个原因是土地资源的限制,如河东路之所以火葬最盛,便是因为“其境土狭民众,惜地不葬”。宋人自己说,“今贫民无地可葬,又被他说火葬上天,葬礼亦被夺了。”后世的顾炎武也认为,“(宋代)地窄人多,不能遍葬,相率焚烧,名曰火葬,习以为俗。”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而言之,火葬在宋代的许多地方,已经成为一种风气,“习以为俗”,“相习成风”。
?
  不过当时的主流意识形态并不接受火葬(只有少数士大夫赞同火葬)。一位宋代士大夫对火葬的习俗感到不可理解:“今民俗有所谓火化者,生则奉养之具唯恐不至,死则播爇而捐弃之,何独厚于生而薄于死乎?”认为火葬是对死者的不敬。所以他建议,“方今火葬之惨,日益炽甚,事关风化,理宜禁止。”今日的主流意识形态则调了个180度大弯,认为火葬是文明新风,土葬才是陋习。
?
  我对宋代政府与部分士大夫意欲禁止火葬的做法,并不支持,正如我也强烈反对现代人掘坟砸棺式的所谓“移风易俗”。南宋时也有人反对火葬禁令,如写吹剑录的俞文豹便质疑火葬之禁:“今京城内外,物故者日以百计。若非火化,何所葬埋?”
?
  事实上,宋朝政府对火葬的禁令也没有收到多大的效果。民间火葬之风,可谓屡禁不止。所以南宋初又有官员提出,“既葬理未有处所,而行火化之禁,恐非人情所安。”并建议“除豪富氏族申严禁止外,贫下之民共客旅远方之人,若有死亡,姑从其便。”此建议得到宋高宗的批准。这是宋政府对火葬的让步,允许一部分人选择何种葬礼,听其自便。
?
  在土葬与火葬之争的过程中,宋朝官员的另一种做法则表现得非常明智,又富有人道主义精神,那就是在官地中划出一块“义地”,建成公墓,收葬贫民;或者设立公益性火葬场,助贫家火化。让贫无葬地之民得以葬亲不管是土葬,还是火葬。前者如北宋的李昭玘,他在河东路的潞州(今山西长治)任通判时,看到“潞民死多不葬”,便划出官地,置备棺材、寿衣,收葬贫家逝者。后者如南宋的张体仁,在苏州创建“齐升院”,作为火葬场,“拨没官田供为常住,贫民死而家不能津送者,则与之棺后焚瘗焉”。土葬也好,火葬也好,政府只是给予资助,而不是强行介入。
?
  值得一说的,还有宋政府在诸州县推广的公益性公墓“漏泽园”。宋代漏泽园有一套顾全逝者尊严的制度:免费收葬贫穷无葬身之地的逝者和无主的遗骸;坟墓统一规格,约八尺见方,以两块大方砖铭刻逝者的姓名、籍贯、生辰、安葬日期,有亲属信息的,也刻于砖上,作为标记;没有棺木的逝者,政府给予棺木收殓;贫困家庭若有亲人去世,也可主动申请安葬于漏泽园,政府将安排一块九尺见方的墓地当然,不用收费;漏泽园还设有房屋,以便逝者的亲属来此祭祀。
?
  宋政府也像南宋一样,邀请在仁和钱塘两县有“漏泽园一十二所”的德行僧进行司会、管理,“公式委员会德行僧两人的主管,每月给予各支常平金五贯、米一石。 和谐二百人,官吏察明,沉朝家授予紫衣、师番奖”。 僧侣由政府支配:每月五贯钱、一石米。每收葬满二百人,可得到请赐紫衣、师号的奖励。
?
  宋政府为泄泽园的福利事业投资了多少钱呢?宋信州每次埋葬死者,政府需要包括棺材费用在内的600文钱。宋神宗的情况下,需要2000文钱。去南宋高宗的话,大约有2000文钱。 加上全国各地的漏泽园的经费,数量应该非常多。不幸的是国民离世后,为了受到尊严的埋葬,宋政府想从财政中取出大钱,这是文明。
?
  文明的社会,不仅要有尊严地生活生者,也要有尊严地睡在九泉。 火葬和土葬其实并不重要,重视牺牲者的尊严是很重要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 货真价实

    价格、库存真实有效,杜绝虚假交易

  • 买卖无忧

    会员认证、诚信、积分,三大体系保驾护航

  • 优质服务

    专业人员全程一对一服务,贴心呵护

  • 货真价实

    价格、库存真实有效,杜绝虚假交易

  • 买卖无忧

    会员认证、诚信、积分,三大体系保驾护航

  • 优质服务

    专业人员全程一对一服务,贴心呵护

青ICP备18000397号

?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